来自 必赢56net入口 2019-04-28 08:45 的文章
当前位置: 56net亚洲必赢 > 必赢56net入口 > 正文

他持有的16%股份不久将价值16亿美元

  汪滔戴着一副圆框眼镜,留着小胡子,头顶高尔夫球帽,掩盖着后移的发迹线。乍看上去,他绝对与一家新消费级科技巨擘的形象代言人的身份不符。尽管如此,作为大疆的掌门人,汪滔丝毫不敢懈怠,工作态度就像他2006年在香港科技大学宿舍中创建大疆时一样,依旧一丝不苟。

  在将大疆打造成为类似智能手机厂商小米和电子商务巨头阿里巴巴那样的中国顶尖品牌的过程中,汪滔可谓是众叛亲离,与曾经的商业伙伴、好友和员工决裂。但与小米和阿里巴巴不同的是,大疆或许会成为第一家引领全行业发展潮流的中国企业。正是由于这种主导地位,有媒体也将大疆与苹果公司相提并论但对于这种赞誉,汪滔似乎并不太在意。

  汪滔匆匆走进办公室,而办公室门上写着两行汉字“只带脑子”(Those with brains only)和“不带情绪”(Do not bring in emotions)。这位大疆的掌门人遵守着这些规则,他是一位言辞激烈却相当理性的领导人,每周工作80多个小时,办公桌旁边放着一张单人床。汪滔说,他之所以没有出现在今年四月份大疆在纽约举行的“大疆精灵3”发布会现场,是因为“这款产品并不像他想象的那么完美。”

  “我很欣赏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的一些想法,但世上没有一个人是让我真正佩服的。你所要做的就是比别人更聪明这就需要你与大众保持距离。如果你能创造出这种距离,意味着你就成功了。”

  汪滔对天空的痴迷始于小学,在读了一本讲述红色直升机探险故事的漫画书之后,他开始对天空充满了想象。汪滔出生于1980年,在杭州长大,那个位于中国中部沿海地区的城市也是阿里巴巴的总部。汪滔的母亲是位教师,后来成为小企业主,父亲则是一位工程师。汪滔将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与航模有关的读物上面相比中等的学习成绩,这种业余爱好给他带来了更多的慰藉。

  汪滔梦想着拥有自己的“小精灵”一种搭载摄像机跟在他身后飞行的设备。在汪滔16岁的时候,他在一次考试中得了高分,父母为此奖励了他一架梦寐以求的遥控直升机。然而,他不久便将这个复杂的东西弄坏了,几个月后才收到从香港发来的用于更换的零部件。

  由于成绩不是那么的出类拔萃,汪滔考取美国一流大学的梦想也破灭了。当时,汪滔最想上的大学是麻省理工学院和斯坦福大学,但在申请遭到拒绝后,他只好退而求其次,选择了香港科技大学,在那里学习电子工程专业。在上大学的头三年,汪滔一直没找到自己的人生目标,但在大四的时候他开发了一套直升机飞行控制系统,他的人生由此改变。

  为了这最后一个小组项目,汪滔可谓付出了一切,甚至不惜逃课,还熬夜到凌晨5点。虽然他开发的这个机载计算机的悬停功能在班级展示前一晚出了问题,但他付出的心血并没有白费。香港科技大学机器人技术教授李泽湘(Li Zexiang)慧眼识珠,发现了汪滔的领导才能以及对技术的理解能力。

  于是,在他的引荐下,这个性格倔强的学生上了研究生。“汪滔是否比别人更聪明,这我倒是不清楚。”李泽湘说,“但是,学习成绩优异的人不见得在工作中就表现地非常突出。”李泽湘是大疆的早期顾问及投资者,现在则是该公司董事会主席,持有10%的股份。

  汪滔最初在大学宿舍中制造飞行控制器的原型,2006年他和自己的两位同学来到了中国制造业中心深圳。他们在一套三居室的公寓中办公,汪滔将他在大学获得的奖学金的剩余部分全部拿出来搞研究。大疆向中国高校和国有电力公司等客户售出了价值6000美元的零部件,这些零部件被焊接在他们的DIY无人机支架上。

  这些产品的销售让汪滔可以养活一个小团队,而他和香港科技大学的几个同学则依靠他们剩余的大学奖学金生活。汪滔回忆说,“我当时也不知道市场规模究竟会有多大。我们的想法也很简单:开发一款产品,能养活一个10到20人的团队就行了。”

  由于缺乏早期愿景,加之汪滔个性很强,最终导致大疆内部纷争不断。大疆开始不断流失员工,有些人觉得老板很苛刻,在股权分配上很小气。在创立两年后,大疆创始团队的所有成员几乎全部离开了。汪滔坦言,他可能是一个“不招人待见的完美主义者”,“当时也让员工们伤透了心”。

  虽然一路走来很艰辛,最初每个月只能销售大约20台飞行控制系统,但由于汪滔家族的世交陆迪(音译,Lu Di)的慷慨解囊,大疆最终还是渡过了难关。2006年晚些时候,陆迪向大疆投了大约9万美元汪滔说,这是大疆历史上唯一一次需要外部资金的时刻。

  陆迪被这位大疆的CEO戏称为“吝啬鬼”,后来开始负责大疆的财务工作,今天已成为该公司最大的股东之一据《福布斯》计算,他持有的16%股份不久将价值16亿美元。另一位对大疆发展起到重要作用的人是汪滔的中学好友谢嘉(音译,Xie Jia),后者在2010年加盟大疆,负责市场营销工作,同时也是汪滔的重要助手。汪滔也给谢嘉取了一个外号,叫做“胖头鱼”。谢嘉曾卖了房子投资大疆,今天他持有的14%股份预计价值14亿美元。

  随着核心团队的建立,汪滔继续开发产品,并开始向国外业余爱好者销售,这些人从德国和新西兰等国家给他发来电子邮件。在美国,《连线》杂志主编安德森创办了无人机爱好者的留言板DIY Drones,上面的一些用户提出无人机应该从单旋翼设计走向四旋翼设计转变,因为四旋翼飞行器价格更便宜,也更容易进行编程。大疆开始开发具有自动驾驶功能的更为先进的飞行控制器。开发完成以后,汪滔带着它们到一些小型贸易展上推销,比如2011年在印第安纳州曼西市举办的无线电遥控直升机大会。

  正是在曼西市,汪滔结识了科林奎恩,这是一位体格健壮的得克萨斯人,由于外形不错,他还参加过真人秀节目《极速前进》(The Amazing Race)。奎恩当时经营着一家从事航拍业务的创业公司,正在寻找一种通过无人机拍摄稳定视频的办法。奎恩曾给汪滔发去过电子邮件,询问大疆是否有解决这个难题的办法。汪滔当时从事的研究恰恰是奎恩所需要的,即云台(gimbal),可通过机载加速计在飞行中调整方向,以便无人机拍摄的视频画面始终能保持稳定,即便无人机在飞行中摇摇晃晃。

  在最终开发出一款还算不错的平衡环产品之前,汪滔至少制造了三款原型产品,虽然身边有一位实习生帮忙,但由于其能力实在令人不敢恭维,因此也派不上太大的用场。汪滔还想方设法将无人机的电机连接到平衡环,这样它就不再需要自己配备电机了,从而减少了零部件数量以及产品的重量。到2011年,飞行控制器的制造成本已从2006年的2000美元降到不足400美元。

  2011年8月,奎恩先是在曼西市面见了大疆高管,随后乘飞机来到深圳,并最终在得克萨斯州奥斯汀市成立了大疆北美分公司,旨在将无人机引入大众市场。奎恩获得了大疆北美分公司48%的股份,而大疆则拥有剩余52%的股份。奎恩当时负责大疆北美地区销售和部分英语市场的营销工作,他很快便为该公司提出了新的口号:“未来无所不能”(The Future of Possible)。奎恩一开始与大疆总部的关系还不错。汪滔回忆说,奎恩是一位“了不起的销售员”,“他的一些想法有时让我深受启发”。

  到2012年晚些时候,大疆已经拥有了一款完整无人机所需要的一切元素:软件、螺旋桨、支架、平衡环以及遥控器。最终,该公司在2013年1月份发布“大疆精灵”,这是第一款随时可以起飞的预装四旋翼飞行器:它在开箱一小时内就能飞行,而且第一次坠落不会造成解体。得益于简洁和易用的特性,“大疆精灵”撬动了非专业无人机市场。

  但汪滔与奎恩之间的关系却开始发生微妙的变化。奎恩将开发“大疆精灵”无人机的功劳全部揽到自己身上,而且还以大疆创新公司(DJI Innovations)的CEO自居奎恩的LinkedIn页面上至今仍保留着这个头衔这让大疆的创始人感到不满。知情人士还透露,对于与其他公司签订合作协议,奎恩往往操之过急,特别是与运动摄像机厂商GoPro的合作,如果双方合作达成,GoPro将成为大疆无人机的独家摄像机供应商。但汪滔在最后时刻改变了主意,对奎恩的建议提出反对,由此激怒了GoPro外界现在传言该公司正在开发自己的无人机产品。

http://www.111-elevator.com/biying56netrukou/13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