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必赢56net入口 2019-05-23 23:07 的文章
当前位置: 56net亚洲必赢 > 必赢56net入口 > 正文

2015年这个时候

  如多年前iPhone问世,2013年大疆推出精灵消费级系列产品后,迅速在全球卷起无人机风潮,在全球无人机市场大疆已经占据70%的份额,2014年的营业收入超过5亿美元。

  汪滔算不上是个圆滑的人,倔强个性中带着些一意孤行,在中国人的传统认识里,这样不够圆滑、八面玲珑的人或许不适合创业。但大疆的崛起与汪滔个人强硬的管理风格以及其固执追求完美的产品理念息息相关。

  如果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只是一味地随大流,那么无论从哪个方向吹来的风,对你而言都不会是顺风。作为航拍无人机的掌舵人,他清晰地知道要将大疆这艘船驶向何方。

  也许是因为长着一张85后的脸,也可能是由于他的语言风格:直率、激烈、爱憎分明、不留余地,不时蹦出爽一把、开脑洞这样的90后词汇,36岁的汪滔说世界太笨了时,更像是那个戳穿皇帝新衣谎言的小男孩,或者发际线变高版的麦田守望者霍尔顿,而非一位因不断成功而忘乎所以的亿万富翁。

  不管是不是忘乎所以,汪滔确实是位亿万富翁。2015年这个时候,在福布斯发布的中国40岁以下富豪排行榜中,汪滔位居第二,财富将近228.6亿元。考虑到排名第一的富二代杨惠妍身后站着一个碧桂园家族,白手起家的汪滔才应该是中国最会赚钱的年轻人。

  大疆在像博尔特起跑后60米那样加速,而对手们——呃,鉴于大疆的巨大优势,称同行们可能更恰当一点——望尘莫及。

  《连线》前主编克里斯·安德森于2012年创办的3D Robotics,曾被福布斯称为大疆的强大对手,累计融资1亿美元,但在大疆推出精灵4并对精灵3大幅降价后不久,3D Robotics就内外交困,不得不宣告结束消费级无人机业务,拱手把美国的市场让给大疆。

  他对世人有两种分法:一种是笨人和聪明人,另一种是好人和坏人。这两种分法构成了一个模型。在这个模型中,聪明不是指智商高,而是追求事物本质的意愿和能力,在实践中解决的困难问题越多,脑洞开得越快;而笨,则是指难以把握事物本质,容易为一些表象所蒙蔽,比如喜欢看朋友圈鸡汤,被一些时髦的理念所迷惑。好人和坏人的概念比较简单,好人追求互利共赢,坏人自然就是损人利己。

  最聪明的人一定不会选择做坏人,在汪滔看来,聪明和善、坏与笨之间是有深刻的逻辑联系的,野心比较大、能力低一点的人,就容易变成坏人。

  聪明人大都骄傲。2015年接受福布斯采访时,汪滔曾经说过,世上没有一个人让他真正佩服,伟大如乔布斯也一样,汪滔也只是欣赏而已。不过,除了自己之外,还有一个人也被汪滔视作聪明人。他在朋友圈写道,这个人创办的公司比任何一家互联网公司都强十倍,也比苹果强。

  华为(任正非)。汪滔说,90年代中国还是一团糟的时候,任正非从做销售起家,最后可以把技术做得那么牛逼,团队管得那么好,而且他的方法论、价值观又不是为了钱。现在这些为了钱和名的人,都是蛮low的。

  在深圳的办公室里,汪滔正畅想着消费级无人机行业的未来,但他的解释却不容易让人搞明白。汪滔说,自己现在就好像是在挥舞着一把有450年历史的日本武士刀,砍向一张倒霉的名片。他说,当武士刀将这张名片砍成碎片时,日本的工匠在不断追求完美。中国人有钱,但是产品却很糟糕,服务亦是如此。如果要造出好产品,你必须付出更大的代价。

  大疆的产品要想达到汪滔所说的日本手工艺品的那种完美度,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汪滔公开承认,大疆精灵无人机不是完美的产品。据悉,有些机型由于软件故障曾驶离了使用者之前设定的轨道。

  他承认,我们确实需要改进,并表示公司还将扩充员工数量。大疆的技术支持团队目前还远远不足。

  汪滔还在处理形形色色的商业间谍活动。他断定过去两年涌现出来的一些国内无人机创业公司曾非法获取大疆的设计。汪滔还处理过两起内部员工泄密事件,其中,一位离职的员工把他们的设计图带走并卖给了竞争对手。汪滔将深圳比作一个狗咬狗的社会,这种环境当然会对公司的发展不利。

  在深圳,就像智能手机和笔记本电脑走过的道路一样,随着制造成本的下降,无人机将会日益成为一种日用品。市场研究机构Gartner分析师杰拉尔德·范·霍伊(Gerald Van Hoy)指出,无人机的价格肯定会下降,有些精品会像以前一样退出市场。但是,大疆不会受到影响,因为他们已经巩固了自己的市场地位,并获得了用户的认可。

  汪滔不想与他人分享天空,随着无人机开始向农业、建筑业和地图等商业应用领域的扩展,他下定决心要保持大疆的市场主导地位。我们当前面临的主要发展瓶颈是,如何快速解决各类技术难题,他说,你不能满足于眼前的成绩。

http://www.111-elevator.com/biying56netrukou/16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