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篮球嘉年华 2019-05-23 23:10 的文章
当前位置: 56net亚洲必赢 > 篮球嘉年华 > 正文

还是个孩子的我偶于父亲辖下的废品收购站里得

  绘画与写作是我幼年的两大爱好。若论最爱,当属绘画。然,我首先付梓报刊、初见业绩的却不是绘画,而是文学作品。个中缘由至今让我颇多感慨。

  “文革”初期,还是个孩子的我偶于父亲辖下的废品收购站里得到一本破旧画册,其中有一幅“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的诗配画。细细观之,野菊东篱、幽幽南山,一对儿童野外亲昵戏耍,情趣盎然。我遂将这美景印记于脑海,孜孜临摹。后来我入伍从军,由于没有绘画条件而转为写作。儿时与童年玩伴的记忆在笔端游走,我的处女作——《铜元锁》面世。该作于上世纪70年代末发表于《南京文艺》。之后,我又陆续发表了《黑秃》《桃儿又熟的时节》《呵,古老的仓王》等多篇小说。其中,《铜元锁》和《黑秃》被江苏人民出版社改编成连环画册出版发行数十万册。文学与绘画相互渗透,实现了紧密结合。现在想来,皆因我童年时临摹的那幅古画而来。

  因文而名,转业地方后,我在一所大学校刊任主编一职。其刊虽小,却“五脏俱全”,操作程序等同大报。高等学府人文荟萃,诗文书画皆有用武之地,报上多有题图、尾饰、插画等。每刊文画互补,我必躬力亲为。在职期间,我编排的版面曾获得省级“好版面”奖。可见,文学与美术相互渗透确有实效。

  作为造型艺术的绘画和作为语言艺术的文学都来源于生活,在反映和表现现实生活的形式上既存在差异又相互融合,有着深层次的内在联系。积累一定的文学底蕴转而为画,就会很自然地把文学作品中诗情画意的描述演化成直观的视觉艺术。例如我的绘画作品《人间有幽境》表现的便是获奖小说《呵,古老的仓王》中所描写的主人翁的活动场景和意境。而绘画作品《幽山秋水隐人家》则是表现短篇小说《桃儿又熟的时节》所勾勒的湖中小岛景象。于我而言,文学和绘画是相互渗透、相辅相成的两种艺术形式。纵观古今中外绘画名作,均重视配文题款,借助文学的功能帮助观赏者准确把握作品的内涵。一个画家如仅具备绘画技能而文学功底薄弱,那么他的画作便难登大雅之堂。

  我在国画的创作中比较注重布局,力求质朴自然、内涵丰富、意境清雅,让每幅画作都充满诗情画意,充满静谧秀润的视觉效果,尽可能地使观者有所感悟和共鸣。

  江苏省中国画学会会长高云说:“画好才是硬道理。”我深以为然,以后仍要坚持始终,以优秀作品回报社会。

http://www.111-elevator.com/lanqiujianianhua/17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