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篮球嘉年华 2019-03-23 02:00 的文章
当前位置: 56net亚洲必赢 > 篮球嘉年华 > 正文

秘密策划派出一批精锐人马潜入哈尔滨

  《渗透》是北京电视台BTV的首部定制剧,由沙溢、陈瑾、于越、曹炳琨、张佳宁主演,著名导演郑基成指导。电视剧讲述了抗战胜利前夕,军统特训班留级生许忠义被迫到即将开赴东北的中共部队卧底,期间被我军的言行仁义所感化,对有了新的认识,决心向我党自首。经考察,党组织决定利用他在经济、战略方面的天赋,派潜回沈阳军统站为我军提供急需的战略物资。

  抗战进入尾声,在重庆,大学生许忠义因生计所迫误入军统。军统女特务顾雨菲拒绝了许忠义的表白,还动手打人,撕扯之间许忠义打破了窗棂,被惊动的地下党杨克成得以及时逃脱,导致军统行动队队长齐公子的抓捕计划失败。气急败坏的齐公子将许忠义关了禁闭。许忠义和齐公子在特训班的老师李维恭派遣许忠义打入八路军。许忠义在识字班认识了文化教员白絮。拼命积极工作的许忠义发高烧病倒了,在病中他得到了团长和战士们的悉心照料,分区后勤部李部长对他更是关怀备至。

  面对部队的给养困难,许忠义为李部长出谋划策,部队给养大为改观,大大提高了战斗力。文工团的导演要许忠义参加《白毛女》的演出,在排练过程中许忠义真正喜欢上了小丫头(白絮)。杨克成是李部长的爱人,许忠义舞台上的一举一动都让杨克成深感怀疑。第二天,许忠义决定自首,正在此时,突遇敌机轰炸,李部长为掩护许忠义不幸牺牲。许忠义向杨克成表示,只要组织上宽恕他的过去,这辈子就一心一意跟定。

  1945年秋,解放军部队奉命开赴东北,许忠义奉命打入沈阳的军统特务组织。沈阳特务头子陈明对突然逃回来的许忠义深表怀疑,许忠义巧妙化解了陈明的种种测试和考察。许忠义精心设局,在守卫仓库的苏军配合下,既让陈明尝到了甜头,又将大部分货物暗中转运给了我军。由于陈明手下有齐公子的耳目,远在重庆的齐公子很快就知道了这件事。杨克成指定今后沈阳四季理发店的老孟就是许忠义的联络人。杨克成告诉许忠义,小丫头也即将来沈阳参加地下工作。

  陈明的一举一动始终被其妻子于秀凝控制,实际上她才是沈阳军统组织的真正主管。于秀凝对于许忠义始终怀有戒心。齐公子带着表妹顾雨菲及一干人马已在来沈阳的途中。于秀凝和陈明联合许忠义应对齐公子的挑战。许忠义将计就计,直言不讳地指出他们身边有重庆的内鬼,令于秀凝对他少了些许怀疑。于秀凝在许忠义的协助下占据了上风,先齐公子一步确定了内鬼就是沈阳军统的报务员。

  于秀凝告诉许忠义,要尽快设法将顾雨菲与齐公子分开,许忠义随即安排顾雨菲单独住进了豪华酒店。

  齐公子认定许忠义已经成了,开始密切监视许忠义的行踪。于秀凝安排许忠义到师范学校,许忠义遇到了小丫头,他巧妙地做出只有他们两个人才明白的暗号。小丫头对许忠义重新认识的同时,也产生了爱慕之情。李维恭也来到了沈阳,他是来筹建军统东北行营督察处的。许忠义在于秀凝的授意下登门拜访,很快便得到了李维恭的信任。

  李维恭提出东北行营督察处需要一辆汽车,许忠义很快予以满足,李维恭把督察处的总务工作交给许忠义负责。

  许忠义在慧远棋社与老孟接头,这次接头被齐公子派出的特务发现了。齐公子经过一番缜密的调查和推断,终于锁定了四季理发店的老孟。

  李维恭训诫齐公子在特殊时期不要在内部制造事端与隔阂,齐公子由此察觉到了李维恭与于秀凝、许忠义等人的微妙关系。

  李维恭为主任的东北行营督察处正式成立的会议上,被任命为总务科长的许忠义虽因与小丫头秘密见面而迟到了,但他一出现便为所有人员发福利。陈明暗中告诉许忠义,齐公子一直在暗中调查许忠义,并且好像已经盯上了一个理发店。眼看老孟处境危险,许忠义赶往师范学校找到小丫头。小丫头随即按照约定打电话用暗语通知老孟马上撤离,但是这个电话被督察大队监听和录音了。齐公子从录音中发现了端倪,下令立即逮捕老孟。

  老孟拉响了手榴弹,与特务同归于尽了,许忠义和小丫头悲痛欲绝。顾雨菲在齐公子的要求下,暗中在许忠义的办公室安装了。一次巧合令许忠义意识到自己可能被监听了。齐公子将范围锁定了小丫头所在的师范学校,而且获知许忠义在相应时间竟然也去过学校。李维恭产生了撮合许忠义和顾雨菲的想法,他让许忠义和顾雨菲楼上楼下地住在了一起。

  小丫头认为许忠义没能尽全力营救老孟,从而心生怨恨。许忠义数次赶到学校找小丫头,但她却有意避而不见,许忠义只好直接从教室里找到她。此时,恰巧齐公子的人马来到学校,许忠义急中生智让小丫头故意加重鼻音说话,成功通过了排查。顾雨菲已经对许忠义有些动心,向于秀凝坦承了心迹。上级将杨克成派到沈阳接替牺牲的老孟。

  小丫头按照许忠义的计划,作为三青团骨干被发展进入督察处工作。杨克成要求许忠义设法搞到大批药品,以解决我军严重缺少医药的问题。李维恭公开撮合顾雨菲和许忠义的话刺激了齐公子,齐公子打了许忠义。顾雨菲向众人表明不喜欢许忠义,李维恭见状,转而向齐公子和众人强调精诚团结,和气生财的道理。事后,齐公子要求顾雨菲在许忠义的房间中安装。

  为了给我军搞到药品,许忠义利用李维恭,采购储备一批药品。同时,许忠义向李维恭汇报齐公子把安装在自己家里的事。为了保住自己的利益,李维恭让齐公子顾全大局不要乱猜忌。许忠义奉命和顾雨菲前往本溪审讯抓获的地下党机要员赵致。于秀凝和陈明突然也到了本溪,原来被捕的赵致是地下党的机要员,而其父亲赵国璋是个大财阀。许忠义认定赵致迟早会叛变组织,果然,被捕后的赵致很快就变节投敌。在许忠义离开沈阳的几天,齐公子亲自出面与小丫头正面接触,小丫头毫不畏惧地巧妙周旋,使齐公子最终一无所获。

  许忠义从杨克成口中得知,四平战役中解放军因后勤补给困难处于不利,我军决定撤出长春。

  杨克成指示许忠义要充分利用齐公子等从重庆来的人与于秀凝、陈明等地方派之间的矛盾,在督察处内部制造混乱。

  李维恭希望督察处做出一些大动作,秘密策划派出一批精锐人马潜入哈尔滨,与那里的潜伏力量里应外合举行暴动。

  为预防消息外泄,李维恭将整个督察处的高层软禁到招待所,让齐公子放手实施行动计划。许忠义感觉到督察处这次行动非同小可,心急如焚,急欲查明行动内容。

  此次行动哈尔滨方面的内应叫郭平飞,此外李维恭还有一个秘密武器,即一个潜伏在解放军内部的重要卧底。

  齐公子却提出要许忠义尽快搞一辆防弹车,许忠义猜测这辆防弹车很有可能是为一个内部重要的变节者准备的。

  小丫头突然来到只准进不准出的招待所,她告诉许忠义学校里几个三青团骨干突然消失。

  齐公子也限制了小丫头的自由,许忠义授意小丫头,要她找齐公子用这里唯一的一条外线电话以向家里报平安为名,向杨克成传递他们被软禁的消息。

  于秀凝是要用这个机会再次试探小丫头的底细,小丫头貌似单纯地一一应对过去。

  得到消息的杨克成派人试图接近招待所,但没有成功。就在许忠义一筹莫展之际,顾雨菲和小丫头闲聊中说到哈尔滨的郭平飞,并讲了一个关于郭平飞老婆的花边趣闻。

  小丫头把顾雨菲这些话转述给许忠义以后,许忠义认为顾雨菲是在暗示此次行动与这个人有关。

  这天深夜,许忠义发现守卫机房的特务已经被人杀掉,小丫头用电话将情报传递出去。

  齐公子在查看了两个被杀看守的伤口后,却认定这肯定不是许忠义所为,因为他知道许忠义没有这么好的身手。

  由于我军及时得到情报,哈尔滨的暴动计划破产了。李维恭公开了他们潜伏在内部的奸细是我军机关一个叫何迹云的人。

  于秀凝虽然觉得顾雨菲的嫌疑越来越大,但一时抓不住她的把柄,就想调顾雨菲离开督察处。许忠义找机会想试探顾雨菲是否是自己人,但却一无所获。

  顾雨菲确实是地下党的情报人员,因为暗中帮许忠义干掉了那两个特务,她处境危险。上级想让许忠义与她假结婚,借此渡过这一关。

  许忠义陷入两难之际,顾雨菲与杨克成秘密见面,她拒绝和许忠义假结婚,并极力成全许忠义和小丫头。

  齐公子和于秀凝在会议上激烈争吵,齐公子在渐渐冷静下来之后,开始对顾雨菲进行重新审视。

  于秀凝却告诉许忠义顾雨菲回老家探亲养病了,并要求他把全部工作交给何迹云,立刻出差去长春。为了扭转被动局面,许忠义借故断掉了齐公子督察大队的所有经费。

  许忠义以将自己手里的赵国璋矿产股份卖给其竞争对手相要挟,迫使赵国璋撤回了提供给督察大队的资金。

  齐公子绑架了小丫头,对她进行严刑拷打。齐公子策划了一个惊天阴谋,即“渗透计划”。

  于秀凝怀孕了,这让于秀凝夫妇欣喜若狂。顾雨菲与小丫头都被关在了齐公子的一处地下工事里。

  顾雨菲悄悄撬开了砖缝,跟小丫头建立了联系。顾雨菲告诉她,她们被关押在一个学校的地下室里

  被激怒的赵致无意间在话语中透露出了所谓“渗透计划”的关键内容,这引起了小丫头的关注。

  顾雨菲和小丫头商定不管谁活着出去,都要把此事告诉许忠义,并全力阻止齐公子的计划实施。

  小丫头为了保护顾雨菲,英勇牺牲。许忠义被要求彻底交代与小丫头之间的关系。

  经历这次事件之后,督察处进行了重大人事调整,新来的主任陈兴洲代替李维恭担任督察主任,齐公子和许忠义都被免职。

  李维恭、陈明被调任他处。只有于秀凝和顾雨菲留任原职,而何迹云接任了督察处总务科长。

  许忠义将督察处小金库里库存黄金的情况密报军统总部,逼迫陈兴洲将这批黄金如数上交。

  接着又安排棒槌等人从储煤、汽油保障等方面设置障碍,很快就使督察处的经费捉襟见肘,难以为继。

  经过于秀凝和许忠义的上下运作,陈明调任新近组建的军统沈阳站,并当了站长。

  齐公子主动找到陈兴洲,商定把陈明作为突破口,并安排手下要对临盆在即的于秀凝暗下黑手。

  我军派出的一支侦察分队的两个侦察兵路见不平杀死了两个警察,从而暴露了目标。

  杨克成本想借机让侦察分队迅速撤到城外,但意图被齐公子看破,命令全城戒严。

  得知情况危急,许忠义和顾雨菲分头在城里寻找我军,要在为我军送去特别通行证出城的同时,也将齐公子正在准备“渗透计划”的重要情报送达上级。

  顾雨菲和杨克成相遇,顾雨菲突然拔枪指向杨克成,不明原因的老周为保护杨克成击中了顾雨菲。

  混乱之中顾雨菲将情报交给杨克成。得知顾雨菲被解放军开枪打伤,齐公子开始怀疑自己过去对顾雨菲的怀疑是否真的错了。

  许忠义向我军传递的情报被齐公子找到了。虽然情报本身无法证明出自许忠义之手,但齐公子心里却早已经认定了许忠义是。

  知道此事的于秀凝不仅没有揭发许忠义,反而以暗示的语气想跟他达成交易,她答应帮助许忠义对付齐公子和他的“渗透计划”。

  因为陈兴洲上任后督察处工作乏善可陈,李维恭官复原职,许忠义等老班底重新回到原位。

  陈兴洲的女儿陈萍是医院护士,也是地下党员,为解决我军的困难,她经过努力筹集到一批药品,但却无法转运出去。

  杨克成知道眼下许忠义处境艰难,但又不得不让他想办法运送药品。借顾雨菲到医院取药的机会,陈萍向许忠义发出了秘密接头的要求。许忠义决定把接头地点选在自己控制的招待所的浴室。齐公子安插在招待所里的内线发现了这个动向。齐公子随即采取行动,布下埋伏。

  警察廖文韬也是地下党员,他大吵大闹找茬儿生事,借混乱之机将刻有转运药品指令的肥皂展示给许忠义看。

  陈萍和廖文韬分别遭到齐公子的严密盘问,但齐公子抓不到二人半点儿把柄,只好将他们一起释放了。

  齐公子和赵致举行订婚仪式,李维恭带着督察处的科室负责人出席道贺。此时,陈萍已经假扮成侍者出现在订婚仪式现场。

  老奸巨猾的李维恭要对许忠义下手了。第一步就是逮捕了棒槌,然后长期以来许忠义在军队和政府的生意合伙人也都逐一被调离或逮捕,李维恭试图以此掌握许忠义的证据。

  陈萍在医院里经过抢救脱离危险刚刚苏醒,齐公子就闯到医院强行将她带走,严刑拷打以迫使陈萍说出暗杀行动的真正意图。

  陈萍假装癫痫病发,让医生注射,而她知道自己对这种药物严重过敏,一旦注射必死无疑。陈萍牺牲了。

  地下党在沈阳发起的学生反内战示威运动如火如荼,顾雨菲到齐公子家中斡旋游说,承诺只要齐公子在许忠义的问题上保持中立,许忠义便愿意帮助他平复学潮。

  齐公子答应。许忠义随即抽调督察处大笔资金,在地下党的配合下迅速平复了学潮。

  李维恭得知齐公子平复竟然动用了督察处的资金,认定此事是顾雨菲在许忠义和齐公子之间斡旋,便决定首先干掉顾雨菲。

  深夜,李维恭派出的杀手到顾雨菲家外行刺,不料准备去医院临产的于秀凝开枪将刺客击伤并活捉。

http://www.111-elevator.com/lanqiujianianhua/774.html